法制網首頁>>
亟待立法明晰代購車票罪與非罪界限
發布時間:2019-12-30 09:49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對話人

北京市律師協會交通專業委員會秘書長  黃海波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      劉俊海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         喬新生

《法制日報》記者            趙 麗

《法制日報》實習生           董錦蒙

記者:江西男子劉某幫人實名搶火車票牟利,被判倒賣車票罪引發爭議,一審獲刑后被告人提起上訴。該案二審主要圍繞劉某收取傭金的代購行為性質,及其是否構罪等問題進行,將擇日宣判。劉某在庭審中表示,他對利用軟件搶票沒有異議,但對于此行為是否違法并不清楚,他認為如果他違法,那第三方平臺的搶票軟件也涉嫌違法。

黃海波:劉某的行為與第三方購票平臺之間還是有區別的,個人一般沒有出售火車票的代理資格,劉某還購買了數百個假的相關身份,而且用破壞性的程序來購票,所以他可能損害了計算機程序安全。

第三方購票平臺有相關的資質,但搶票平臺是通過一定的帶寬再利用相關程序加速,這種出售火車票的行為是否涉嫌違法或者犯罪,不是一句話就能說清楚的事情,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比如說,有的搶票平臺沒有火車票代理的銷售資格的話,會涉及非法經營的問題,這可能就涉及犯罪;有的搶票平臺可能通過囤積車票的方式,再加價對外出售,可能也會構成倒賣車票、船票罪的條件。

劉俊海:我的觀點是一貫的,就是互聯網再大也大不過法網。線下屬于違法行為的話,即使從線下搬到線上,也無法漂白不法的性質。搶票軟件應該屬于互聯網上的“黃牛黨”,本質沒區別。原來的“黃牛黨”是專業排隊買票,或者找關系、走后門買票,一個人買幾十張乃至好幾百張票,然后在火車站倒賣,本來300元的票可能會賣到千元。

現在的互聯網“黃牛黨”是利用技術優勢,造成訂票的不公平,消費者可能不情愿,但是也沒辦法。互聯網“黃牛黨”還架空了代售點和鐵路公司的售票系統,使它們無法直接對消費者提供公平的、高效的服務。

記者:有專家認為,第三方平臺這種搶票的服務費,既可以通過購買特殊服務,比如極速搶票來進行,也可以通過現在比較流行的分享朋友圈,利用朋友來幫你加速的這種方式來進行,也就是說在第三方平臺上,收的這個額外的費用應該是網絡服務費用。但是也有專家表示,雖然在搶票方式和收取費用的性質上有所不同,但是兩者同樣都侵犯了設置倒賣車票罪所保護的法益。

黃海波:對于搶票平臺上,比如加速包之類的加價問題,因為搶票平臺現在可能通過一些技術或軟件加速搶票,然后收取高額費用,有可能會涉及到違法行為,但不屬于犯罪。這是因為我國對于火車票的代理,是有價格的限制。也就是說,這個錢不可以隨便收,而如果搶票平臺利用各種加速包手段收取數目不等的費用,實際上是變相高額收取代理費用。我認為旅客碰到這種情況的話,是可以向價格主管部門投訴的,價格部門也會對他們進行相應的規范和處罰。

記者:2000年起實施的《國家計委、鐵道部關于規范鐵路客票銷售服務收費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顯示,鐵路運輸企業以外的其他社會經濟組織(包括鐵路多經、集經等非運輸主業單位)或個體工商戶經鐵路主管部門(鐵路局或鐵路分局)批準,并在當地工商行政主管部門注冊登記開辦的鐵路客票代理銷售點,代理銷售鐵路客票可收取鐵路客票銷售服務費,其收費標準每張客票最高不得超過5元。

值得注意的是,市面上絕大多數搶票App上所需花費的費用,均遠遠超過該《通知》規定的5元最高限度。有不少評論指出,法律上應當對個人以及第三方購票平臺的行為,有一個明確統一的認定標準。

黃海波:我國火車票代理費的相關法規出臺的時候,此類搶票平臺的模式還沒有發展起來,但隨著科技的進步,網絡訂票的這種現象越來越被廣大旅客所接受。高額服務費會損害旅客的利益,也可能造成車票銷售、使用的不公平。因此我建議,第三方平臺應依法依規地收取服務費用,不要亂收費,同時盡早出臺相應規定規范第三方購票平臺。

喬新生:誕生于上個世紀90年代末期的刑法規定了倒賣車(船)票罪名,這在當時的條件下是非常必要的。但我國實行火車票實名制之后,傳統倒買倒賣行為已經讓位于代理行為,如果能把所有利用互聯網絡軟件搶先購買車票的行為都看作非法經營行為,取締所謂搶先購買車票的軟件,可以更好地為消費者提供服務,我國鐵路運輸企業的合法權益也能得到切實有效的保護。如果允許一些旅游網站利用軟件技術搶先購買車票,那么我國正常的鐵路運輸購票秩序就會遭到破壞。

鐵路運輸公司應當把矛頭對準那些掛靠在我國鐵路運輸出售車票系統上的網站,嚴厲禁止他們在我國鐵路公司出售車票網站之外的其他網站上出售車票,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杜絕互聯網絡黃牛黨從事非法經營活動。只有凈化市場環境,打擊非法經營活動,才能使消費者的利益得到切實有效的保護。

記者:的確,隨著購票方式發生變化、火車票實名制的實行以及各種搶票手段的出現,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已不能完全適應現實情況,要適當做出調整。面對網絡搶票的各種亂象,還需要以法律的形式加以規制,明晰“罪”與“非罪”的邊界。

黃海波:這個工作肯定是要做的,應該考慮這么幾個問題。首先,平臺除了收取訂票服務費之外,還能否收取其他費用;第二,如果說可以收取的話,應該收取多少?這應該有個定價,不能說通過這種搶票的手段來漫天要價。打個比方,A平臺收66元加價,其搶票成功的概率可能是60%,B平臺通過更先進的技術的話,將成功率提高到65%,但加價88元;C平臺加價120元,成功率為80%。這樣的話,可能就會造成加價越飆越高,最后就可能會失控。總的來說,我沒法給他們一個定性的結論,現在只能說他們涉嫌價格違法。

喬新生:具體是不是違法,這可能需要價格主管部門通過他們的調查認定來進行處理。當然,正如我們反復強調的那樣,由于我國鐵路運輸仍然存在著供求矛盾,消費者通過官方售票系統無法購買車票的現象仍然存在,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出路就在于加大對我國高速鐵路投入力度,提高高速鐵路的運輸效率,從根本上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如果能讓包括以搶先購買車票軟件的名義出現的,包括“互聯網絡黃牛黨”在內的黃牛黨徹底地銷聲匿跡,消費者的利益將得到切實有效地維護。建議公安機關為鐵路運輸系統提供更好的服務,幫助鐵路運輸系統增加人臉識別系統,在購票環節幫助消費者購買車票,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方便群眾,也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國的鐵路運輸事業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浙江快乐彩开奖公告 股票内盘大于外盘是 熊猫棋牌是不是假的 网赚42团队 意甲足球直播视频直播 哈尔滨微乐麻将下载 顶呱刮下载 德甲排名积分榜2018 重庆哪里卖麻将机的多 网赚app推广 牛股股票推荐 天津雀友麻将机专卖店 易赚打码是真的吗 意甲球队之间的关系 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技巧 平码三中三公式十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