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憲法實施的效果重在“全面”
發布時間:2020-01-15 09:23 星期三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研究員莫紀宏 

核心觀點:


□ 要在實際工作中做到憲法“全面”實施,堅持依憲治國、依憲執政是全面實施憲法各項工作的前提,思想上不重視、政策上跟不上,要想保證憲法在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各個領域和方面都能夠充分有效發揮根本法的作用是不現實的


□ 憲法全面實施工作的重點環節在于加強憲法實施的監督,憲法監督既是憲法全面實施各項工作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憲法全面實施的重要保證。憲法實施活動得不到有效監督,憲法實施可能就會流于形式,就可能出現憲法得不到實施的“制度死角”,憲法實施工作就無法起到教育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自覺履行憲法賦予的職責的制度功效


□ 為了澄清憲法規定的內涵,消除誤解和異議,有必要對憲法條文的含義作出進一步說明,從而幫助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更好地理解憲法、遵守憲法和推動憲法的實施。憲法解釋是憲法實施的重要保障制度,沒有憲法解釋,憲法實施就會受到阻礙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角度規定“健全保證憲法全面實施的體制機制”,相對于以往的黨的文件來說,決定第一次對憲法實施提出了“全面”的要求,并從五個方面規定了保證憲法全面實施的體制機制,充分反映了我們黨對憲法實施工作的高度重視,說明要在實際生活中推動憲法全面實施,必須要把憲法實施工作視為一項社會系統工程,從各個不同角度協力推進,才能久久為功,始見實效。


憲法全面實施源于

依憲治國依憲執政


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規定:“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首先要堅持依憲執政。”上述規定是對依憲治國、依憲執政在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的進一步充分肯定,是保證憲法得到全面實施的思想基礎和政策保證。


黨的十五大報告首次提出“依法治國”,十六大報告首次提出“依法執政”。在200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中,第一次提出了“依憲治國”的概念,并且首次將“依憲治國”與“依法治國”聯系起來,明確肯定“依法治國首先要依憲治國”。這一規定是正式的法律文件首次對“依憲治國”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確認”。2004年9月15日,胡錦濤同志在首都各界紀念全國人大成立50周年大會講話中提出“依法治國首先要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首先要依憲執政”。2012年12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首都各界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以下簡稱“12·4”講話)中提出“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關鍵是依憲執政”。 


2014年9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全國人大成立60周年大會講話中提出“堅持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堅持依法執政首先要堅持依憲執政”。2014年10月23日,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黨的文件形式首次明確了依法治國與依憲治國、依法執政與依憲執政之間的辯證關系,規定“堅持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堅持依法執政首先要堅持依憲執政”。


依法治國與依憲治國、依法執政與依憲執政對執政黨執掌政權和治國理政提出的要求是完全一致的,并且與憲法實施工作緊密相連。習近平總書記在《關于〈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說明》中明確地闡釋到:“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法治權威能不能樹立起來,首先要看憲法有沒有權威。必須把宣傳和樹立憲法權威作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大事項抓緊抓好,切實在憲法實施和監督上下功夫。” 


習近平總書記在“12·4”講話中指出:“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首要任務和基礎性工作。憲法的生命在于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于實施。我們要堅持不懈抓好憲法實施工作,把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提高到一個新水平。”因此,要把憲法實施工作上升到一個“新水平”,就必須要在憲法實施的寬度、廣度和深度上下功夫。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第一次明確提出了“憲法全面實施”的要求,這一要求與習近平總書記在“12·4”講話中所指出的“把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提高到一個新水平”是完全一致的。要在實際工作中做到憲法“全面”實施,堅持依憲治國、依憲執政是全面實施憲法各項工作的前提,思想上不重視、政策上跟不上,要想保證憲法在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各個領域和方面都能夠充分有效發揮根本法的作用是不現實的。所以,堅持依憲治國、依憲執政的理念是保證憲法全面實施的理論基礎和行動綱領。


加強憲法實施監督

實現全覆蓋無死角


憲法全面實施工作的重點環節在于加強憲法實施的監督,憲法監督既是憲法全面實施各項工作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憲法全面實施的重要保證。憲法實施活動得不到有效監督,憲法實施可能就會流于形式,就可能出現憲法得不到實施的“制度死角”,憲法實施工作就無法起到教育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自覺履行憲法賦予的職責的制度功效。根據我國現行憲法第62條、第67條的規定,全國人大及常委會有權監督憲法的實施。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進一步強調“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把對憲法實施的監督緊緊跟隨在憲法實施之后,充分體現了憲法實施的“全覆蓋”“無死角”的“全面”要求。


推進憲法全面實施

落實憲法解釋程序


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規定:“落實憲法解釋程序機制。”這里的核心概念是“落實”。憲法解釋是對憲法條文的含義所作的釋義和說明。憲法通常規定了一個國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務,憲法條文的內容原則性比較強,在實施過程中容易引起誤解和爭議,為了澄清憲法規定的內涵,消除誤解和異議,有必要對憲法條文的含義作出進一步說明,從而幫助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更好地理解憲法、遵守憲法和推動憲法的實施。可以說,憲法解釋是憲法實施的重要保障制度,沒有憲法解釋,憲法實施就會受到阻礙。


根據我國現行憲法第67條規定,在我國只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憲法解釋的職權。當前,落實憲法解釋程序機制,關鍵是要盡快出臺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憲法的程序和機制方面的具體規定,對誰有權提請憲法解釋、全國人大常委會如何受理憲法解釋申請、如何確定需要解釋的憲法條文、基于何種程序和方式來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憲法解釋等方面作出進一步制度規范,切實具體有效地落實現行憲法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憲法的職權。


推進合憲性審查

防違憲制度隱患


我國現行憲法第5條明確規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與憲法相抵觸。”“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作為根本法,憲法是法律、法規和規章等一切規范性文件制定的法律依據,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核心,是所有部門法賴以產生的基本法律原則。現行憲法序言最后一個自然段也明確規定:全國各族人民、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并且負有維護憲法尊嚴、保證憲法實施的職責。


為此,一切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的行為都不得違反憲法的規定。不論是法律、法規、規章,還是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的行為,如果違反了憲法的規定得不到糾正,這就留下了憲法得不到有效實施的“制度隱患”,憲法的根本法權威就會受到削弱。所以,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在強調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的同時,進一步肯定了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的要求,對于違反憲法的法律、法規和規章以及違憲的行為提出了合憲性要求,對于存在的違憲問題堅決予以糾正。此外,決定把對規范性文件的合憲性監督作為憲法實施監督工作的重點,指出“加強備案審查制度和能力建設,依法撤銷和糾正違憲違法的規范性文件”。


堅持憲法基本原則

保障憲法全面實施


憲法作為國家的根本法,它規定了國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務,通常其條文帶有原則性、抽象性。憲法在指導國家立法和國家機關、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的行為時,既要發揮憲法的規范指引作用,同時也要重視憲法本身所具有的原則性和綱領性。習近平總書記在“12·4”講話中指出:“我國憲法以國家根本法的形式,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發展成果,反映了我國各族人民的共同意志和根本利益,成為歷史新時期黨和國家的中心工作、基本原則、重大方針、重要政策在國家法制上的最高體現。”因此,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首要任務和基礎性工作。憲法是國家的根本法,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權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期性。


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進一步弘揚了憲法作為根本法所具有的基本價值,提出“憲法法律至上”“健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保障機制”以及“維護國家法治統一、尊嚴、權威”“一切違反憲法法律的行為都必須予以追究”的要求,突出了推進憲法全面實施所具有“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行為特征,對于提升政府和社會公眾的憲法意識,培養全民族的憲法素養具有非常重要的啟發和教化作用。


總之,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通過上述五個方面的制度建設來推動憲法“全面”實施,維護憲法的根本法權威,保證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各項法治工作在憲法全面實施的基礎上有序推進、取得實效。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欢乐捕鱼大战技巧 如何买短线股票 熊猫大厅棋牌 股票市场行情分析 大嘴棋牌官网免费提 精选二四六天天资料 炒股开户平台 上海申城棋牌? 网上捕鱼如何反控制ip 股票自动下单软件 九游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在家里就能赚钱的兼职 人力资源配置图 kykg开元棋牌官网 海王捕鱼老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