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以案釋法>>
小區門口業主摔傷物業是否擔責
發布時間:2020-08-24 09:55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

□ 法治日報記者  黃輝

□ 法治日報通訊員   陶然

近日,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法院審理了一起身體權糾紛案件。業主秦某騎電動車撞到了小區鋼柵欄導致骨折,法院認定物業和業主均存在過錯,分別認定雙方各承擔主次責任,最終依法判決物業公司賠償業主醫療費、誤工費等各項損失共計9000元。

秦某是南昌市西湖區某小區的業主。2018年4月,秦某騎電動車出門上班,經過小區門口時,剛下了場大雨導致地面濕滑,秦某撞到電動車及行人通道的鋼柵欄,隨即連人帶車摔倒在地。秦某隨后被送到附近醫院進行住院治療7天。經過醫院診斷秦某為骨折,花費醫療費8000余元,需休養1個月。經核實,事發當時雨天地面積水,且電動車及行人通道非常狹窄,嚴重影響通行,而物業公司未及時清理和警示積水,亦未及時對狹窄的通過進行整改。事發后,秦某找到物業協商長達半年均未達成一致,遂訴至法院,要求物業公司賠償醫療費、誤工費等各項損失15000元。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業主秦某騎電動車在小區門口摔傷,物業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物業是否擔責?物業公司認為,秦某摔傷系雨天積水導致,應當認定為不可抗力,且自身車速過快,未盡合理注意義務,應自行承擔全部責任,物業公司不承擔責任。業主秦某認為,物業公司未及時清理和警示積水,存在不作為,物業公司存在重大過錯,應就其損失承擔全部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公民的人身安全受法律保護。根據《物業管理條例》第三十六條規定:“物業管理企業未能履行物業服務合同的約定,導致業主人身、財產安全受到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本案中,物業公司不作為,沒有按照物業服務合同規定的責任和義務進行服務,下雨天氣未及時清理和警示積水,造成秦某摔傷,物業公司存在過錯,屬于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情形,應承擔主要責任;秦某作為成年人,未盡到合理注意義務,自身也要承擔次要責任。綜合上述情況,對秦某摔傷造成的損失,物業應承擔60%的責任,秦某自行承擔40%的責任為宜。據此,法院依法作出如上判決。

物業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應承擔責任

承辦法官庭后表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判定物業公司是否盡到了安全保障義務。安全保障義務是一種法定義務,設立這種義務的依據是誠信及公平原則。具體是指經營者在經營場所對消費者、潛在的消費者或者其他進入服務場所的人之人身、財產安全依法承擔的安全保障義務。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管理人或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該規定在立法層面上確認了安全保障義務制度,形成了一般性規范。此后安全保障義務逐步向類型化方向發展。該規定確定的義務主體有兩類:一類是公共場所管理人,另一類是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具體而言,包括服務場所的所有者、管理者、承包經營者等對該場所負有法定安全保障義務或者具有事實上控制力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社會組織。

司法實踐中,涉及安全保障義務糾紛的案由非常廣泛,除安全保障義務糾紛外,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旅游合同糾紛等各種涉及侵權的糾紛,都可能涉及安全保障義務問題。安全保障義務一般有三種情形:一是經營者純粹的不作為,沒有營造好一個很安全的消費環境,導致消費者受到損害。如商場地面濕滑,應安排人員清洗或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客戶摔跤滑到。二是經營者提供的服務本身或硬件設備不安全導致客戶受害,負有防范危險發生的義務。如餐館樓梯未全部修好,應設告示牌或者切斷通往樓梯的通道。三是因從事一定營業或職業的經營者消極不作為,未勤勉地盡到對不法侵害的防范和制止義務。如經營公共泳池,應配置防溺水設施設備,配備教練及救護人員,保證客戶的人身安全。

物業服務企業作為從事經營活動或者公共場所的管理人,也是承擔安全保障義務的主體之一。其承擔的安保義務主要是對違反小區安全管理行為的制止義務以及防止小區內出現安全問題的謹慎義務和協助義務。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發生受害人人身、財產損害的,經營者僅在自己有過錯的情況下承擔侵權責任,沒有過錯則不承擔責任。判斷物業公司是否盡到安保義務,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判斷:是否有足夠的安保人員,安保人員是否正確履行安保義務,是否嚴格執行安保管理制度;是否有合格的設施設備,設施設備是否正常使用,是否保養維護;是否有完善的安保制度,安保制度是否落實實施,是否監督保障措施,是否有針對性的措施等。

具體在本案中,物業公司顯然違反安全保障義務,主要表現在其在物業服務中不作為,沒有按照物業服務合同規定的責任和義務進行服務,在下雨天氣未采取防范措施保證業主的正常通行,未能及時清理和警示積水,造成秦某摔傷,物業公司存在過錯,應承擔主要賠償責任。同時,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之規定,秦某在下雨天氣騎電動車速度過快,未盡到合理注意義務,自身也要承擔次要責任。綜合原被告的過錯程度,法院作出如上判決。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澳门网上娱乐场平台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2019上证指数点位 湖北快三遗漏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快中彩大小走势 海南4十1今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 甘肃11选五分析算法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体彩七星彩玩法 云南快乐十分选号口诀 海南环岛赛开奖查询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下载 青海省十一选五今日走势图 棋牌游戏源码出售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