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人大政協>>
歷史欠賬多治理成本大 資金投入不足問題難解
土壤污染治理面臨生態社會經濟三方效益考量
發布時間:2020-08-25 12:13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8月19日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土壤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組在甘肅省白銀市召開一線執法人員及相關行業從業人員座談會。會議結束時已近晚上六點。剛剛散會,一位參會人員又被叫了回去。這種情況在以往并不多見。

被臨時喊回來的,是西北礦冶研究院環評所副所長王丁。作為全國最早開展環境影響評價的科研機構之一,他所在的研究院幾乎見證了區域土壤環境污染防治工作的大部分演變歷程,業務范圍也不僅僅局限于甘肅,而是遍布全國各地。在這次會議上,王丁就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向執法檢查組進行了反映。其中,有關土壤污染治理應當因地制宜、量力而行、注重實效的建議引起了執法檢查組的注意。

土壤污染防治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實施風險管控、修復活動,應當因地制宜、科學合理,提高針對性和有效性。在土壤污染防治過程中,如何兼顧社會效益、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是必須認真研究的問題。這一問題也是此次執法檢查組關注的重點。

土壤污染修復面臨成本效益考量

“土壤重金屬污染主要集中在礦產資源開發及加工利用過程中。目前土壤保護存在的突出問題就是治理資金匱乏。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還要不計成本地進行治理,值得商榷。”王丁舉了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荒漠戈壁區的一些地塊也被認定為污染地塊,從專業角度看,這部分其實都構不成生態學上的土壤定義。但這種土壤在監測的時候反而更容易出現超過篩選值或者風險值的情況。這種治理實施起來也非常難,投入很大。那么對于這樣的土壤污染,是不是還要按照國家的要求進行治理?治理到底有沒有意義?從技術角度講,通常這種土壤的底下都是積巖,有天然的防滲基礎。事實上,我們更在乎的是污染不要再遷移,只要控制好水平遷移,地下遷移幾乎非常弱小,跟自然過程沒有多大區別。”

“我們這里的土地資源從供給量上來說并沒有那么窘迫,因為財力有限,那些已經產生污染的地塊不妨放一放,只需要把阻隔做到位,確保不再遷移,等有錢有精力有需要的時候再去做這個事情是不是更合適?”王丁說。

對此,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研究員王濤深有感觸。“我的專業是沙漠和沙漠化,最近幾十年主要在做沙漠化防治工作。現在對于沙化土地的防治,不光要有生態效益,也要考慮防治以后如何再利用的問題”。

“我們這次執法檢查中曾到過一個村里了解情況,這個村的畝均治理費用達7萬元左右。村干部說治理好之后,村里計劃給合作社進行土地流轉,繼續農用。但是,與畝均7萬元的治理成本相比,這個投入是否值得?成本回收要花多少年?雖然應當考慮到這是基本農田涉及18億畝耕地紅線的問題,但從經濟效益來看,這種治理是否合適?社會效益又有多少?這些都需要進行研究。實際上,這些被污染的地塊就算治理好了還給農戶,年輕人可能也不會種,因為都跑去城里打工了。據了解,這個村老齡化非常嚴重,60歲以上的男性和55歲以上的女性都有失地養老保險,每個月有1000多元。”王濤說。

建議精準靈活創新施策防治土壤污染

土壤污染防治法和“土十條”均明確堅持預防為主、保護優先、風險管控的原則,不主張盲目地大治理、大修復。

據王丁介紹,統轄于土壤污染防治法之下的法規、政策、標準、規范體系密集出臺且數量較多。“這些問題的存在直接導致目前土壤污染防治工作重點不突出,實際效果低于預期。”王丁說。

“希望能給西北地區一個空間去做這個事情。這里的工業基礎還不健全,現在投入大量精力去治理一些并不緊俏的資源,從市場學上來說也不是很合理。”鑒于此,王丁建議在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中,在堅持預防為主、保護優先原則的前提下,制定適合于不同地區的技術標準、規范及指南,采取以管控為主、修復為輔的技術路線。實現精準、靈活、創新施策,是解決當前西部落后地區土壤環境保護中存在難點問題的有效途徑,也是確保法律法規執行落實的有效手段。

土壤污染防治資金支持欠缺長效機制

從國際經驗來看,與水、大氣污染治理相比,土壤修復治理難度更大更復雜,也更持久更困難,成本也更高。經過幾十年的快速工業化進程,我國積累了數量眾多的歷史遺留污染場地,工礦用地和農用地的土壤污染情況也不容樂觀,所以大量的資金投入是必不可少的。

甘肅省上半年財政情況報告顯示,2019年環境污染防治相關專項資金投入5.58億元,2020年增加2200萬元達到5.8億元,但這些資金是統籌用于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等工作。相對而言,土壤污染投入較少,占比也小。

值得一提的是,土壤污染防治法的一個重要突破是規定了專項資金和基金制度,特別是把基金制度明確寫進了法律之中。但據甘肅省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甘肅省設立省級土壤污染防治基金尚需研究論證。“經初步調查分析,甘肅省無責任主體的污染地塊均處于城市遠郊,開發利用土地附加值遠低于管控修復費用,實施農用地土壤污染防治幾乎無收益,需政府承擔全部費用,因此通過單獨設立省級基金來推動土壤污染治理修復難度較大,無法吸引社會資本參與,甚至存在基金投不出去的問題。”這位負責人說。

鑒于此,甘肅省政府有關方面提出進一步完善土壤污染防治資金投入體系,鼓勵地方在防范地方隱性債務風險的前提下,采取有利于土壤污染防治的財政、稅收、價格、金融等經濟政策和措施,加快構建多元化融資機制,促進土壤保護與治理產業化市場化。

責任編輯:胡建霞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股票涨跌的本质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股市行情今日大盘 陕西十一选五图表 15选5杀号公式绝招 黑11选5走势图 北京pk拾预测排行 广东十一选五真准网 快乐十分任二中奖概率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2020七星彩图 未来最赚钱的行业 长投股票分析师 山东十一选五怎么选号 重庆时时彩二组包胆 中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