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以案釋法>>
追逐競駛致人輕傷?可不是普通交通事故
發布時間:2020-08-25 13:58 星期二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邢蘇嫻 

案情:周某違章停車,被警務輔助人員孫某貼罰單,周某與孫某發生爭吵。隨后,孫某等人駕駛警用四輪電動車離開,周某駕車在路上多次攔截該警車車頭。在一次攔截時,兩車發生相撞,孫某等人受傷。周某下車查看,并留在現場等候警方處理。經鑒定,孫某構成輕傷,兩車車損價值3000余元。周某辯稱自己只是右轉時未留意到直行的警車,這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

對本案定性有四種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周某多次攔截警車車頭,主觀上應該能夠意識到易發生事故的危險后果,仍放任該結果發生,構成故意傷害罪。第二種意見認為,本案的起因系周某違章停車被行政處罰,周某故意攔截車頭,導致正在履行交通管理職責的警務輔助人員受傷,構成妨害公務罪。第三種意見認為,周某的行為可歸入“借故生非”型尋釁滋事。第四種意見認為構成危險駕駛罪,筆者贊同,理由如下:

周某主觀上不具有傷害故意,不能構成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第一,周某具有攔截警車車頭的故意,不代表其具有傷害他人、故意毀壞財物或者妨害公務的故意,這兩者并不等同。周某確實多次攔截警車車頭,但在追逐過程中并未主動撞擊警車,足見其并不積極追求傷害或者毀財的后果。第二,兩車相撞的交通事故責任固然是歸于周某駕車右轉攔截直行的警車,但當時周某車速并不快,兩車相撞的直接原因還在于警車避讓不及。兩車相撞后周某立即下車查看,并留在現場等候警方處理。綜合這些情節,不能排除其主觀上系過失的可能性。第三,雖然周某有攔截警車車頭的行為,使被害人人身、財產處于危急狀態,且周某未采取防范措施預防危害結果的發生,最終造成了嚴重的危害結果,但攔截車頭與相撞時間間隔極短,客觀上也來不及采取防范措施,故不能將其攔截車頭這個單一行為強行拆分成先行行為與事后的不作為這兩個行為,以未采取防范措施來認定系故意犯罪。第四,根據疑罪從無的原則,在案證據不足以充分證實是故意的情況下,應認定系過失。

周某實施了追逐競駛、攔截警車車頭的危害行為,且過失導致了車輛損壞、他人輕傷的嚴重危害結果。雖然《刑法》第133條之一未對“追逐競駛,情節惡劣”作進一步解釋,但相比醉酒駕駛機動車,未造成嚴重后果的情況,周某的社會危害性明顯更大,舉輕以明重,周某的行為應當認定構成危險駕駛罪。

(作者單位: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云南时时彩五星通选中一个多少钱 宁夏休彩11选5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环岛赛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选分 海马股份股票行情 双色球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福建11选5走势图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宁夏十一选五容易出的号码 智博彩通 湖北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