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以案釋法>>
十年前的包庇案 刑事追訴時效怎么計算
發布時間:2020-08-25 13:58 星期二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張莉

案情:2000年8月16日晚,夏某將楊某強奸,隨后聯系其母王某為其準備財物,買好車票,于當夜潛逃。次日,楊某報案,公安機關決定立案偵查。偵查人員向王某了解情況時,王某堅稱一直沒見過夏某。偵查人員向其鄰居了解情況,鄰居證實當晚見到夏某回家后又匆忙離去。8月26日,公安機關決定對王某以涉嫌包庇罪立案偵查。2010年3月,夏某被抓獲歸案,交代王某為其提供錢財和車票助其逃跑。公安機關以夏某涉嫌強奸罪、王某涉嫌包庇罪移送審查起訴。

檢察機關對沒有逃避偵查的王某所涉嫌包庇罪是否已過追訴時效、能否追究刑事責任存在爭議。筆者認為,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即使犯罪嫌疑人未逃避偵查和審判,也不受追訴時效限制,理由如下:

一、從立法原意出發。根據目的解釋的方法,追訴權設立的法律價值在于督促司法機關積極行使權力,是一種對其怠于行使職權的懲罰措施。如果國家司法機關已經積極行使職權,對案件立案偵查或受理,而行為人沒有逃避偵查或者審判是其作為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在國家司法機關于追訴期間內已經行使了追訴權的情況下,對追訴期滿后案發,構罪證據確實充分的行為人,更應當追究刑事責任,這不僅兼顧了司法效率,更體現了法律對實質正義的追求。

二、從體系解釋角度出發。最高法《關于被告人林少欽受賄請示一案的答復》中提到:“對于法院正在審理的貪污賄賂案件,應當依據司法機關立案偵查時的法律規定認定追訴時效。依據立案偵查時的法律規定未過時效,且已經進入訴訟程序的案件,在新的法律規定生效后應當繼續審理。”該答復不是司法解釋,但對刑事司法具有重要參考價值。從中可見,國家行使追訴權的具體時間點是啟動追訴,而不是完成追訴,也不是羈押犯罪嫌疑人。偵查機關立案偵查后,國家追訴權就已啟動,即使行為人沒有逃避偵查或審判,追訴期間也一直得以延長,后續所有訴訟環節都屬于追訴程序整體的一部分,不意味著司法機關必須在相應期間內完成偵查、起訴、審判程序。

三、從法律后果角度出發。如果一個案件的法定最高刑不滿五年,從犯罪之日起到第四年,公安機關得到突破性證據后認為構成犯罪,移送審查起訴。該案案情復雜,經歷三次延長、兩次退回補充偵查,用兩年時間才起訴到法院。這樣的案件,若堅持“偵查機關立案偵查或者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行為人沒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受追訴時效限制”,就會造成即使第六年法院認為行為人構罪,但因五年追訴期間已滿,犯罪分子就此逃脫處罰。

(作者單位:安徽省廬江縣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湖北11选5奖金对照表 25号涨停股票 基金的认购和申购有什么不同 股票k线图 炒股是什么意思怎么炒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福彩3d字谜晚秋 股票指数构成 多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马的脾气特点 新疆11选5推荐号码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 陕西快乐十分今日开奖 贵州快三大小计划 青海快3开奖结 重庆股票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