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平安中國>>
“不起訴只是從法律上解決問題,化解矛盾才是重點”
甘肅省檢察院檢察長朱玉上門接訪當事人
發布時間:2020-08-26 16:04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文馨 趙志鋒

“這么多年,你的心情我們很理解,你們一家人辛苦了。經過努力,這個事情從法律和政策的角度有了結論,就告一段落、翻開新的一頁吧。您老人家要保重身體、安度晚年,把小孫孫培養好,希望再見到您的時候,您很健康,生活過得越來越好。”

“好,這我就放下了,謝謝檢察長,有生之年,這么處理也算滿意了。”

上高速、走縣道、穿河谷、繞山路,輾轉兩個多小時,8月13日,二級大檢察官、甘肅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朱玉和省檢察院第十檢察部辦案人趙增國、張丹一起來到蘭州市永登縣上川鎮四泉村三社,上門走訪申訴人高某某。

經過一番耐心細致的釋法說理,高某某終于解開了自己心頭近20年的疙瘩,表示不再申訴。

老人不服信訪20年

時光回到2000年4月。高某某的兒子到陳某某的餐館要賬,雙方發生爭吵廝打,在搶奪刀子的過程中,老人的兒子受刀傷,經搶救無效死亡。陳某某供述前后矛盾,在場證人證詞模糊,另外兩個目擊證人未能找到,作案兇器去向不明。被害人受傷時的具體情節始終不清,永登縣人民檢察院對陳某某作出了不起訴決定。

案子“咋成了這個樣子?”老人想不通。

他向蘭州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蘭州市檢察院復查后維持了原不起訴決定。

不殺人他為什么要跑?老人的心情難以平復,從此高某某走上了上訪之路,省、市、縣區,公安局、信訪局、檢察院,這一訪就是20年。

檢察長決定主辦該案

2019年3月,高某某來到省檢察院,和以前一樣,遞材料、講情況,等結果,高某某其實也沒抱什么希望,但仍想有個說法。他走出信訪大廳后,又轉身看了看門口的牌子——甘肅省人民檢察院12309檢察服務中心。

接到高某某的申訴材料后,控告申訴部門經認真審查,認為案件復雜,且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在向分管副檢察長匯報后,又向檢察長朱玉進行了匯報。在認真閱卷和聽取匯報后,朱玉決定主辦該案。

在案件討論分析會上,聽取大家的匯報后,朱玉指出,刀子怎么來的,被害人怎么受傷的,現有證據不確實不充分,案件經過20年時間,相關事實很難再查清,這樣的案件要辦好,一紙不起訴決定只是從法律上解決了問題,矛盾是否化解才是該案的重點。檢察機關辦案,既要公正司法,更要熱情服務,要多做以案釋法的工作、多做解釋說理工作,努力實現案結事了人和,讓人民群眾切切實實從辦案過程中感受到公平正義,這才是以人民為中心。只有公正司法、人民滿意、社會和諧,政治效果、社會效果、法律效果才能有機統一。

經過深入研判,2020年2月24日,省檢察院檢委會討論決定,由承辦人趙增國和張丹對申訴人高某某和被申訴人陳某某進行走訪調查。

一次又一次,檢察官們奔波在戈壁草灘之中;一次又一次,檢察官們穿梭于雙方當事人之間。終于,這件上訪近20年的積案有了轉機,檢察官們深受鼓舞,再使一把勁,再加一把力,要把這件久訪不息的案件化解在自己手中。

朱玉密切關注著案件的進展,多次聽取匯報并提出要求,案件解決到了最后一公里的關鍵時刻,20年過去了,老人也80多歲了,檢察機關要解開老人的心結,給社會一個負責任的交代,讓老人安度晚年!

上門接訪當事人

聽說檢察長已經到了門口,高某某盡管腿腳不便,仍然緊一腳慢一腳地趕到門口,緊緊握住了朱玉的手。

“您好!我今天專門來看您,主要聽聽您對案件的想法。”朱玉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本來想請您到省檢察院去,考慮到您年紀大了,眼睛不好,又住在這么遠的山區,去趟蘭州不容易,我就專門來了。”

“就是,眼睛看不見了,你上門來我家接訪,這就好得很!”高某某打開了話匣:

“2000年4月份的一天,他(被不起訴人陳某某)欠了我兩只羊400多塊錢,我娃去要錢,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咋的就被刀子戳死了。”說起往事,老人仍很悲傷。

“兩年后那人突然自首了,我覺得我娃案子有希望了,但最終等到的卻是檢察院給的一個不起訴決定,我不服,就開始信訪,不知道跑了多少次。”

“您老人家講的情況,我基本都掌握。您兒子正值壯年就走了,家里的頂梁柱,說沒就沒了,確實令人痛心和惋惜,您的心情和處境我們都非常理解”。朱玉對案件了如指掌,“這個案子發生在20年前,您兒子到陳某某的店里去要欠款,發生了爭執繼而互相撕扯,您孩子腿上中了一刀,被不起訴人一看人不行就跑了。兩年后又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但他講的前后矛盾,唯一的證人張某的證詞含糊不清,作案兇器也沒找到,刀子究竟是誰的,到哪里去了都不清楚,究竟是陳某某故意傷害、還是過失傷害,或者是雙方在爭搶刀子過程中的誤傷,或是正當防衛等情況,不能確定。”

“您的意思我聽明白了,但是他要是不殺人為什么要逃呢?不殺人他為啥要去自首呢?人肯定是他殺的!”沒等朱玉講完,老人就拋出了先前跟檢察官不知說過多少遍的問題。

“您分析的也有一定道理”。朱玉耐心細致地釋法說理:“現在國家法治越來越完善了,我們辦理案件要講事實擺證據,要判處一個人刑罰,要把事實和證據搞清楚,要搞得扎扎實實,要經得起歷史和人民的檢驗。比如,我前面說的,刀子是誰拿去的,您兒子是怎么中了這一刀的,證據有矛盾無法確定。按照我國法律規定,這種情況屬于證據不足,檢察機關只能作出不起訴決定,也叫存疑不起訴。但是,這種處理也并不是再也不管了、案子就此結束了。如果過了一段時間,我們發現了陳某某作案的新證據,符合起訴條件了,還會依法提起公訴,對違法犯罪分子依法嚴懲,絕不姑息。”

朱玉用心地勸說著:“你們對陳某某不能原諒是可以理解的,但客觀地分析,陳某某和您兒子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案子起因是催債,事發后叫人送您兒子去醫院,聽說您兒子沒搶救過來的消息,他雖然跑了,但覺得有愧于你們家,他兩年后又來自首,愿意接受法律的懲處,說明良心還沒有完全泯滅。他家的情況也不太好,但他跟檢察官表示愿意給您和家人一些補償,彌補一下自己的過錯。雖然我知道你們難以接受,再多的錢財也換不回人的生命,但希望能給予一定程度的諒解。”

“這個情況我知道,我能理解。”高某某點頭說道。

“現在黨的政策很好。目前您家的情況,符合相關的司法救助條件,檢察機關可以對你們提供一些司法救助,我們也會協調當地政府對你們生活給予幫助。”

“非常感謝您,我這么大歲數了,在我有生之年案子有個了結,我也就滿意了。”一個多小時的接訪很快就過去了,老人的態度也逐漸趨于緩和。

接訪結束時,老人招呼全家人向朱玉告別,80歲的老伴坐在輪椅上,拉著朱玉的手,不斷地說著感激的話。

檢察官與老人依依惜別,農家小院漸行漸遠,是歸途更是征程,破解難題、化解矛盾,群眾來信件件有回復,人民檢察永遠在路上。

責任編輯:丁月茹
相關新聞
炸金花作弊器 江西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北京pk10单吊一码预测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五码免费计划 青海高频11选5查询 2020陕西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上海11选5推荐号码理计划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推荐专家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幅阶段排行 贵州福彩快三走势图表 辽宁福彩快乐12开奖 新手怎样理财ppt 湖北十一选五常规走势图 舟山体彩飞鱼第41期开奖 江苏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