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要聞>>
規范權力運行 增強司法公信力
司法機關放權不放任監督不缺位
發布時間:2020-08-25 17:10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子陽 董凡超

“以前只要當事人沒有異議,就算合格交卷。現在不行,每個案件都必須考慮質量、效率和社會效果,每個辦案環節都要接受監督。”近日,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周艷登錄檢察機關統一業務應用系統,發現屏幕上“小燈泡”閃爍頻率增加,這說明她手上有案子快要到期了。

司法辦案“放權”、捕訴一體“集權”、認罪認罰從寬“擴權”……司法責任制改革后,檢察官主體地位進一步凸顯,手中權力更大的同時,來自內部和外部的監督也更多了。

“首先,案件是由系統自動分配給承辦人,從源頭上堵住人情案、關系案的漏洞。事中系統會對辦案流程全程、實時、動態監控,及時糾正司法不規范行為。事后對已辦結案件還有嚴格的分析與評價。”在周艷看來,放權并非放任,相反監督無處不在。

面對司法責任制改革的持續深入,特別是“誰辦案誰負責”要求的落實,一年多來,各級司法機關多措并舉防范司法風險,聚焦權力運行,探索構建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執法司法制約監督新機制,確保司法辦案依法、客觀、公正。

智能防控司法風險

“從立案開始,案件每步流程都可以追溯、查詢,案件的進展情況、承辦人等信息一目了然。”北京互聯網法院法官經雯潔告訴記者,她所辦理的每一起案件都全程留痕、被全程監督。

10起案件審限即將到期、3起案件立案后1個月沒開庭、5起案件15天內沒有送達……經雯潔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登錄可視化審判管理系統,查看案件辦理情況,一旦出現問題,系統會自動預警。

“我們將審判執行流程節點分為已有明確規范的硬性節點和沒有規范但易造成審理拖延的軟性節點,全部嵌入可視化平臺進行系統自動提示、預警并推送至上級管理層級。”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管辦主任孫銘溪介紹說。

司法機關在“案多人少”情況下,如何保證辦案質效,這對審判管理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智能化監管成為必由之路。

在湖南,檢察機關開展“全方位”辦案流程監控,從報表核查中發現異常數據、從異常數據中查找異常流程、從異常流程中查找異常案件,對辦案活動共性問題“打包”反饋并督促核查糾正。

福建法院建立司法大數據管理和服務平臺,圍繞“已經發生的態勢”“可能發生的動向”“必然發生的趨勢”“應當發生的導向”,按權限分工,常態化、穿透式監測審判運行情況。

廣州法院上線重點案件監督管理平臺,明確將群體性糾紛、重大疑難復雜案件、與類案判決可能沖突、法官可能違規審判等四大類20種案件納入監管,實現系統自動識別標注。

各地司法機關智能防控司法風險,筑牢全程監督信息化防線,有效織密科技“護廉網”。

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真是太方便了,我的案件處在什么階段,每一步的辦案流程、所有法律文書都能看到。”不久前,廣州的李先生因一起房屋買賣糾紛,將開發商訴至法院。

他點擊進入“廣州微法院”小程序輸入姓名和身份證號碼,進行“實名驗證”,很快就收到系統推送的立案通知、開庭提醒。

“我們提供30多項流程信息‘刷臉查詢’、6大類節點信息自動推送,當事人可隨時掌握案件進展、實時監督司法工作,實現了從被動查詢向全程跟蹤、主動公開、單點推送的轉變。”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案管辦副主任吳曉煒告訴記者。

在廣州,庭審直播、裁判文書上網已成為常態,不上網、上網后撤銷均需說明原因、嚴格審批,確保司法裁判經得起“圍觀”。2019年以來,廣州法院公開的各類流程信息達2688萬條。

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各地司法機關不斷健全司法辦案活動外部監督制約機制,保障司法權在陽光之下透明運行。

去年以來,山西檢察機關公開法律文書26021份,發布重要案件信息2916條,保障人民群眾對檢察司法辦案工作的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以公開、透明倒逼檢察機關規范辦案、文明辦案、公正辦案。

江西省法院積極回應案件辦理過程中的群眾信訪需求,規范事中涉訴信訪案件監管程序,明確辦理流程、辦理期限和責任追究。歸口立案一庭統一管理,3個工作日內完成登記、轉辦,推動涉訴矛盾實質性化解。

陜西省委政法委對法院發回重審和直接改判的民商事案件組織開展專項評查。抽調律師、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執法監督員等110人,評查案件732件,瑕疵案件71件占9.7%,差錯案件14件占1.9%。對評查發現確實存在問題的案件,審慎論證評估,依法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對存在徇私枉法等情形的,按規定移送有關部門處理。

壓實責任強化監管

嚴格落實“對于酌定量刑情節不退回補充偵查”規定,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釋法說理促使4名嫌疑人自愿認罪認罰……前不久,山西省晉中市左權縣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張某等4人電信網絡詐騙案中,有效避免退查、延期,確保在法定審查起訴期限內依法提起公訴。

實踐中,退回補充偵查頻率較高、偵查機關補充偵查質量差、犯罪嫌疑人羈押期限被隱形延長等問題突出,影響司法公正。

3月25日,山西省人民檢察院出臺《山西省捕訴環節辦案質量監督管理辦法(試行)》,指導檢察機關捕訴銜接、“三延兩退”、繁簡分流辦理工作,嚴格規范檢察官辦案的自由裁量權。

“建章立制是打破沉珂的關鍵一招,監督管理辦法施行之后,我院嚴格按照辦法要求審查擬退查案件、擬延長審查起訴期限案件,對于理由不充分的,不允許延期、退補。”左權縣檢察院第一檢察部主任趙仁東說。

目前,山西檢察機關“案件比”已由1:1.88降為1:1.34,從全國最高降為第二低,人民群眾的司法獲得感顯著提升。

山西檢察機關這一機制創新只是全國各地司法機關內部監督制度建設探索的一隅。2019年7月,政法領域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會召開以來,上下互動、逆向制約、橫向監督的多向度交互式監管模式在同一時間鋪展推進。

江西法院創建“發改再”案件監管平臺,建立原審法官異議和二審、再審法官意見反饋機制,鼓勵研討交流,形成下級法院對上級法院審判權的逆向制約模式。

貴州檢察機關通過比對公檢法三家法律文書,集中力量進行“點穴”式評查,提升上下級監督合力,解決案件實體質量評價難題,增強案件評查制度“疏而不漏”的剛性。

各級司法機關針對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司法責任制改革后案件質量和效率問題,加大對疑難、復雜等特殊案件、關鍵節點的監管力度,務求權力監管有據有效。

嚴格懲戒制度兜底

“8月初,遼寧省法官檢察官懲戒委員會首次對11名法官和7名檢察官提出了懲戒意見,明確懲戒的界限,既為法官、檢察官公正司法提供了標準、劃出了紅線,又讓大家看到感受到制度的溫度。”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機關黨委專職副書記兼研究室主任王興奎說。

長期以來,枉法裁判、拖延結案等司法審判中的失范行為對司法公信力構成了嚴重挑戰。健全懲戒制度,完善問責制度體系尤為關鍵。

“法官、檢察官懲戒制度的實體化運行,不僅對法官、檢察官隊伍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也讓公眾相信法官、檢察官的錯誤行為不會被姑息和遷就,增強公信力。”遼寧高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庭長曲維東說。

一年多來,隨著改革的深入推進,各地司法機關程序嚴格、保障有力、處罰慎重的司法歸責、定責、問責懲戒機制正在自上而下形成。

福建法院建立紀檢、審管、審監部門聯席會議制度,形成紀檢監察發現移交線索、審管部門組織評查、審監部門依法糾正的督查管理機制,協同開展“人案雙查”,對遲延發放執行款、審限異常等問題案件開展重點督查整改。

山西檢察機關實施檢察官員額退出實施細則,重點對檢察官違規辦案退出員額進行規范,明確談話提醒、通報批評、延期晉升、退出員額四種形態梯度處理方式,克服大錯不犯、小錯不斷、入額當待遇、能進不能退的痼疾。

各級司法機關不斷完善監督機制,建立健全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失職要問責、違法要追究的權力監督體系,努力實現權力運行到哪里監管就延伸到哪里,有力維護了司法公正。

責任編輯:冀春雨
炸金花作弊器 360排列五历史开奖号码 中国核电股票 山东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多少期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黑龙江11选5开讲结果 浙江快彩12开奖果 陕西11选5怎么玩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内蒙古快三规律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南粤风彩好彩1开奖结果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直选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四川快乐12遗漏查询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